open water panic

8 reasons cause panic when swim in open water

产生恐慌的原因往往是因为陌生。人们身处不熟悉的环境,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不舒服,更不要说做为陆生动物,进入了完全不一样的水域。不少朋友为了开放水域游泳,做了很多准备,练习了很长时间。然而一旦进入湖水,还没怎么开始游,就被巨大的恐慌击退了。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我把我经历过的恐慌全部总结出来,跟大家分享,希望你在下水之前对这些即将发生的事情有一些心理准备。 水草——这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,刚开始游出没几米,就看到了满眼的浓密恶草飘逸,一片一片地向你伸出手来,真的令人毛骨悚然。这种水草也就是在浅滩存在,10几米的宽度而已。这个时候,你要冷静,用舒缓的频率几下游过去。在这种情况下,自由泳显然比蛙泳有优势。 深不见底——你冷静的游过了水草区,终于摆脱了密集恐惧的状态,来到了深不见底的区域。湖水和泳池不同,没有池底清楚的线。你看到的是黑乎乎的一片,只有在手臂周围有光。这完全是个陌生的世界,连声音都变的不同,只有你的呼吸声,和水从耳边流淌的声音。你不用去想水有多深,3米和30米对于你来说是一样的。 没有边际——你厌烦了泳池里拉几条线,快道和慢道分开(事实上总有人不管自己游得多慢也在快道呆着)。现在好了,再也没有讨厌的线,这么大的湖任你游。慢点——我在哪儿?我离岸边有多远?我还能游回去吗?如果你是自由泳却不会观望,那就麻烦了,你只能看到换气的一侧,看不到前面。学会观望很重要,你能看到游泳的方向。要习惯从水平面看岸边。刚开始觉得远的可怕,根本游不到边,多游几次心里就有了数。 孤独——跑步还能找个朋友边跑边聊天,游泳你跟谁聊天去?能边游边聊天的那是水生哺乳动物。你和小伙伴一起出发,两分钟以后,视野里就只有你自己了。也许有人落在你后面了,除非他不停地挠你的脚,否则你也不知道他在那里。你从来没有这么孤独过,还是在水里。这个时候,你可以多观望几次,就会有机会看到前面的人(刚好他们也在观望的时机)。能看到人,心里还是好很多。 力竭——出发要慢。和跑步一样,一开始太快,会累。和跑步不一样,游泳累了以后会怕。我就有过这样的感觉,气也上不来了,心慌,头晕。没有别的办法,慢慢游,甚至躺一会儿,平静下来再接着游。 水温变化——湖水是不均匀的,有的时候游着游着,一股冷流上来,冷得你打寒战。这是胡思乱想的绝好好时机——冰川还是漩涡?所以我们要穿胶衣——隔开大面积皮肤和水的直接接触——减少失温的危险。胡思乱想也不好,稍微大一点的湖都有暗流涌动,几乎每一次游泳都能遇见冷水。 风浪——初学者不要在有风浪的日子下水,浪涌会让你感到头晕,也限制了你的视野。迎着浪游你会觉得很累,有永远也游不到头的错觉。绝望会带来很大的恐惧感。 异物——你正享受着平静开阔丝般顺滑的水面,感叹着大自然的恩赐,一个邪恶而又暧昧的抚摸,划过你的脚心。你的心脏一整狂跳——不会是遇到了!惊慌降低了你的速度,下一个抚摸就上了你的大腿!!你慌忙的挣扎,定睛一看,原来你同来的伙伴,优雅的超过了你。有的时候,游着游者,一个漂流瓶都能把你吓一大跳。 写下这些,不是要吓唬你,就是想告诉你会经历些什么。惊慌是比水更危险的因素。祝你度过一个美好的夏季,尽情享受开放水域游泳的快乐。 Share the post “8 reasons cause panic when swim in open water” Weibo

马拉松训练中,没有什么比数字更坚实 —— nothing is more reliable than numbers in marathon training

因伤停赛了半年以后,我决定参加2018年春季的 Goodlife Fitness Toronto Marathon。开始训练以后,发现身体状态很不好,几乎回到了原点。幸好距离训练周期的开始还有近两个月,我还有足够的时间思考和计划。 此前我完成过三次号称跑得少跑得狠的FIRST训练计划,把全马提高到3小时30分。后来想通过跑得多跑得美的AM (阿妹)计划继续提升,结果却不尽人意。AM训练计划需要更多的时间是一个原因,意外摔伤是主因。我目前的最大挑战还是时间,不可能安排出比FIRST计划更多的时间了。所以,我很快就决定继续选择FIRST。 年纪大了,还是对安全有更多的担忧。既然FIRST计划中没有提出对心率的监控,那么我就自己来监控吧,这个想法促使我创建了一个自己的training log。这个 log 并不是 Garmin Connect activities 的简约版,我在里面加上了一个小小的计算公式。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这里先睹为快。 先来介绍一下我的想法。FIRST 训练计划是以配速为主要参考目标的,基本上不管心率。于是就有了我们黄教授所说的“欲仙欲死”的跑法。但是马拉松比赛是有氧运动,我们总是要在合理的心率下完赛,所以监控还是有必要的。由于每一次的训练内容不一样,Interval,Tempo 和 Longrun 的最终平均心率起伏很大,所以短期内的横向比较基本没有意义,就算同样的训练内容比较起来也很模糊,缺乏直观结果。因此,我想创造一个自己的办法,来做一个长期的,而且直观的观察方法。简单的说,就是在 FIRST 训练计划的框架下,即观察配速,又观察心率。 在相同条件下,跑的越快,心率越高。我们训练的目的就是,在目标心率下,跑得越来越快。如何把心率和配速结合起来呢?我们都知道,心率越低越好,而配速是每公里耗时,也是越少越好。那么简单的说如果两个值加起来以后的结果也是越低越好。但是不能简单的相加,否则的话,为了好看的结果,就会追求速度。这是因为,以我为例 ,在轻松有氧跑的情况下,基本上是配速快5秒,分钟心率提高1跳。这样看来,心率和配速之间应该有个兑换率。我的兑换率就是5。公式是:配速(秒)–360 +  (心率 – 145)  x 5,这个具体细节另文详解。借用了游泳的划频配速指数 swolf,我给我公式取名为Rulf。 下图就是我这个周期的训练记录生成的检测图。大家可以看到分三个阶段。   第一阶段为恢复期,是在2018年1月1日之前的中短距离恢复跑,大家可以看出结果比较杂乱无章,没有方向性,基本上 Rulf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