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简生活之“断舍离”

我一直想写一篇博文来记录今夏做过的唯一正确的事。

之前一篇博文记叙了我在训练,工作,家庭生活的矛盾中的挣扎,直到积劳成疾,一病就是三个多星期。生病了就不能跑步,好好休息一下吧。忙碌惯了的人,虽然不用跑步,但是总得给自己找点事做。有个想法,在脑海里已经漂浮了很久,这次我要实现它。

老实说,跑步久了,其实也是对现实的一种逃避。有的时候觉得什么都能将就,就是不能怠慢了跑步。但是跑步所生成的安多酚,量小劲儿也不足。打小受过的教育告诉自己不能去铤而走险吸大麻抽白面。所以,最终还是得面对现实。

我的残酷现实就是——家里太乱了。当然了,这都是两个孩子的错,我们两口子是很爱整洁的人。我开始喜欢回忆以前的公寓生活,小小的单元里,我们都可以把家布置的清清爽爽。而现在,我们只有在有客来的时候才能迅速的把家规整的让人能看,客人还没走就已经乱得不像话了(当然了,都是客人的错)。

我经常陷入尴尬——在开始一项任务时候,找不到适合工具,我明知道有,就是不知道去哪里了。只好暂时停工,停工期间无数次看见这个工具,等到再次准备开工时,又找不到了。还有另一种尴尬——当我需要找到一份文件是,总是从某个文件盒开始,翻遍所有的故纸堆,终于在最后一个文件盒的最后一个文件夹里找到。这叫墨菲定律吗?如果说错了请给我指出。我的生活是如此的低效,“找,找,找”占据了大量的时间,一多半的结果是“找不到”,真是令人沮丧。

我们夫妻俩念叨着要开始极简生活也有一段时间了,就是总下不了手。看着那些旧纸片,破布头好舍不得哦。我想,总得有人开个头的。结果,我开了头,她就收不了手了。

一个朋友告诉我,这叫“断,舍,离”,现在看来确是如此。

”是比较容易做到的,就是与完全没有用(价值)的东西割断。

首先从衣服下手,成色旧了,平时不太穿了就进垃圾袋。我们有勤俭节约的传(jia)统(suo),所以有些很旧的衣服还不停地在冬夏之间轮番上场,即便挂在衣架上都不会穿。但是存在于斯,就意味着你曾经拥有,似乎有点点富有的意思。结果是,衣架满得挤不进去手,有些挺喜欢的衣服被埋在旧衣堆里,一个季节过去都没发现。我们一家四口舍弃的衣服就装满我的箱式Van。我整理出来一些比较新的衣服,分了几次捐去旧衣箱。对于我,直接的受益是,衣架里的衣服少了,一目了然,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需要洗衣服。以前总是有穿不完的旧衣服,所以,一半的工作日里我都穿的很邋遢。

然后是玩具。其实孩子根本不需要那么多玩具,无非是商业社会用来绑架父母的道具而已。玩具不需要扔进垃圾袋,我只要把它们放到门前的草坪上就自然有人拿去给自己的孩子。所以丢弃它们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多负罪感。我们大约只留下了1/10的玩具给两个孩子,他们现在很喜欢剩下的玩具,完全没有因为玩具的减少而伤心过一秒钟。

然后是我的“藏书”,那是有点不容易的割断——大家都说书中自有颜如玉嘛。这些书,跟了我那么多年,从一个公寓搬到另一个公寓,从公寓搬到house,然后束之高阁。这些书,承载着记忆,一幕幕的风花雪夜,一将功成,沉舟古木,就这样进入了回收垃圾箱。我一本一本地,把他们的书名放入我的记忆最深处——别了,《SQL server 2000》;别了,《.Net Framework 2.0》;别了,《Canadian small business kit for dummies》… …

最后是过期的文件。完全不敢相信,在我的文件盒里,能找到2004年的发票,2008年的租房合约。我每次需要找到有用的文件,手指就不得不轻轻划过这所有的废纸。扔,统统的扔掉,没有一丝犹豫。只有扔到租房合约时,有一点点踌躇——万一将来成为了名人,谁又能记得我曾经住过的 35 Esterbrook Avenue, North York 呢?我们全家的文件最终精简到只有一个文件盒。

除了这几大类,还有零星的很多没有归类的旧物。每件旧物过手时,简单评估一下,只要过去一年内没有碰过,就说明没它日子照过——直接扔。这就是“断”。经过一个周末的“断”,家里已经有不少改观。但是我还是不满足,物品总量还是有些多。比如,碗柜里的碗太多,以至于叠的很高,每次取放都很不方便。看来需要进入到下一个阶段——“”。

有些东西,放在家里偶尔也会用到,但是绝大多数时间就是占个地方。比如,我的高压锅,意大利汤锅,又比如,我放在一楼过道里的宜家三抽屉条几。那些硕大的锅,占据着厨房的橱柜,把食品排挤到一楼条几上。需要一盒面时下楼去拿,而大锅们躺在橱柜里睡觉。所以,我觉得,没有那些锅一样过日子,就把它们送给朋友了(后来连碗都扔掉一半)。条几的三个抽屉里面,只有不到10样的东西是有用的,其余全是杂物。扔完杂物以后,就觉得条几在这里好占地方,送人算了。然后进入车库。车库里有一个硕大的柜子,放在那里8年了,我本来打算把没用的杂物清理掉,结果清理完的结果也是整个柜子也拿出去了。我的车库本来是很好的设计,除了宽敞的停车空间,旁边还有一个完整的储物空间。以前这个大柜子,把储物间隔成了两段。现在,整个储物间联通,十分开阔方便。还有一些旧家具,也统统送人,不要占据我的储物空间。这些看似有用的物品,如果利用价值(机会)太少,结果它们占据空间的总和加起来远远超过他们本身的价值,想想这些东西加起来,可以堆放一个房间,如果这个房间拿来出租,又将是什么样的价值呢?现在我去储物间取东西,在也不用挤/爬/钻进去了。还有一些工具,利用率真得很低,我一直以为自己是 handyman,其实是一个handy慢。喜欢动手,但是动作慢,最后绝大多数的事情还是花钱搞定。所以什么高压水枪,什么电动扳手,电锯啥的,都送给更能干的朋友们。我居然有两个完全一样的木工凳,以前从来没有发现。可见消费习惯是多么的差劲!一起送给心灵手巧的邻居。以后木工活就请他做了。经过又一个周末的工作,这下感觉整个家里有了改观,室内空间至少显得合理有序了。

在这惊人的送与扔的一段时间里,我们两人慢慢的体会到了一件事——问题的根源不在于攒,而在于买。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买自己用得着的有价值的东西,然而我们长期的消费习惯却是不理性的。我们经常不是出于“需要”而买,而是出于“想要”而买,甚至于有时只是因为“打折”而买。所以,没有价值的物品迅速囤积起来,占据了有价值物品的空间,也占据了有价值物品的预算。我们经常有这种感觉吧,很多东西你真的需要却舍不得买。想要在断与舍之后,保持长久的节俭生活,我们必须学会“”。

首先是食品,我们的零食橱柜里面堆满了Costco买来的大盒零食,冰箱深处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各种奶酪,我作为一名跑者居然私藏了几包方便面。每个人都有一些自己的喜好,加起来,家里永远是零食多于主食。我们决定远离这种不健康的饮食习惯。首先,我们决定不再接触自己已经知道的不健康食品,不再用“偶尔吃一点”作为借口。家里没有果汁了(过去本本还挑果汁,现在什么都没了他倒也省心了)。没有小熊饼,没有muffin,没有cup cake,没有 browny。需要吃点甜食吗?只有苹果,橙子和香蕉。 我也没有方便面,啤酒,腌肉,午餐肉。想吃肉菜,别嫌麻烦,自己炒,自己炖。这个是有讲究的,夫人研究了现代食品工业的邪恶,知道了一个道理,要吃 whole food,不要吃production food。这个以后再讲。

然后是玩具,过去孩子们在外面闹,我们就会一人买个玩具安抚一下了事。经过扔掉那么多玩具之后,觉得这样做真的很造孽。现在我们不再随意买玩具给孩子,孩子们可以看看书,一样可以获得快乐。结果不出半个月,安娜变成小书迷,一本一本的读,真是此消彼长,物质上的缺乏,可以用精神上的获取来弥补。

结果,轮到我们,好像也就没有了消费的欲望。我们得到共识,只有在需要的时候买,要买就买买好的,而不是看到打折货就买。

这样,和过去的生活习惯说拜拜之后,我们去超市购物变得很高效。我们只买必须买的,至于果汁,糖果,点心的区域,就直接掠过了。我们发现,以前在那些区域逗留的时间超过一半。

生活总是这样匆匆忙忙,当我恢复周末长跑以后,也就没有大块的时间继续断舍离。但是家里已经完全不像过去那样无序了。每经过忙碌的一周,家里多少都会有些乱,但是很快就能收拾好,因为物品少,空间充足了。

这段时间里,我对跑步也有很多思考。我们每次跑步都要有目的,要舍去一些没有用的负担——比如数据上的好看,要抓住一些重要的东西——比如自己的健康。在长跑的路上,我们也必须要精简,要学会断舍离。(我终于决定放弃凌晨挣扎起来跑步的努力,宁可中午跑Runch,时间不够跑短一点没有关系,至少是愉快的跑。)

我们生活中的种种不便,大多数时候不是由于缺少,而是来自冗余。我们对事业和爱好的追求也是这样,如果我们做了太多本不该做的,那么目标反而离我们越来越远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