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 Running Life

因伤(病)停跑的三周(August 31 – September 19)

意外!真是个意外,撞到洗手间的纸托臂上,导致尾骨骨裂。骨裂以后导致周边肌肉疼痛,端坐时痛感尤其明显。可悲的是,同样的部位,8天后再次以同样方式受创,这次导致彻底停止跑步。二次受创之后,不敢怠慢,去看了医生,拍了 x-ray ,静等报告。 先说说受伤之前的状态,本来把训练计划提高到335以后,有点吃力,但总能完成。特别是半马训练破150以后信心还是满满的。 第一次受创以后,感觉不影响走路跑步,于是没有停止训练,现在看来是犯了错误。带伤完成 6.5K Tempo Run。在接下来的 29K longrun时,开始感到特别低迷,原计划5:23的配速,跑完实际配速5:31。当时只是以为状态不好,其实是因为受伤的部位停止输出足够的功率,全靠两腿撑着。二次受伤以后的那一周当中,仍然坚持在周二和周四完成了 interval 和 tempo,但是到周六 32K longrun 时,终于还债了。 尽管我一如既往的做了充分的准备,睡前就准备好了所有必须的物品,睡眠也足够充足。然而,早晨一起步就感到很沉重,腿部没有弹性,自以为热身以后会好些。训练计划要求配速523,自己也清楚达不到,就减速到530,完成10K以后才意识到,原来降到530也很艰难。当天的天气不算热,但是没有风,湿度达到73%,实在不能算是个长跑的好日子。接近半马距离时,有开始感到力竭了,那种感觉,比第一次半马的体验还艰难。我不得不再给自己降一次速,余下的里程,配速540完成 32K 就算胜利。回程过了 Mulock Drive以后,要经过三个魔鬼大坡。我从来没有过在这几个坡上掉速,累归累,保持速度才是训练的关键。可是这次,我居然在完成第一个大坡之后走了起来。 接近24公里时,我又面临另一个困境——就剩一口水了,不可能支撑到32公里的。好在已经接近Lambert Wilson Park,兴许要到洗手间补充凉水(尽管我不太愿意直接喝凉水)。跑进park以后,要在我熟悉的锤子跑道凑足剩下的7公里,大概要跑6圈多。这时天气更加闷热了,左小腿开始一下一下的抽筋,我需要补水了。喝完最后一小口运动饮料,我突然决定放弃完成这次 longrun。我下意识的觉得,再坚持下去,恐怕是要严重受伤。当时,不仅仅是小腿抽筋,足底,IT-Band和跟腱,几乎以前出过毛病的地方都开始刺痛,心脏压力很大,真的没有坚持下去的必要了。事后看数据发现,这次 long run 的平均心率到了161,最高达到173,的确是很异常的现象。 停下来以后,到洗手间灌了一通水,先保证不要脱水。然后去草坪上慢慢的拉伸。这个星期天,是Aurora Youth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