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日下,波涛中 —— Toronto Island Lake Swim 2015 赛记

        2015年8月16日,这一天真是出奇的完美。
        我要在30度的高温下参加一场户外比赛,而这比赛恰恰是游泳。这一天,每一位完成比赛的选手,都应该向烈日下等在岸边观战的亲友们道一声:你们幸苦了!
        比赛安排位于多伦多市最南端的湖心中央岛上,也是多伦多著名的休闲景点之一。比赛结束后,我们计划在岛上耗上一天才算尽兴,所以,除了我的游泳器材外,我们还带上了SUP Board,七七八八一大堆东西,哪有一点去比赛的严肃样子!
        这不算是一场挑战性很大的比赛,但是我还是有点赛前紧张,具体的反应就是早餐后有点恶心,干呕了好几次。好在出发后也就忘记了。交通一路顺畅,40分钟左右就到了以前熟悉的停车场,没想到被敲了一笔——因为湖心岛有比赛,所以停车费涨到$35。我都没好意思说我就是参赛选手,说出来有点自作孽的感觉。
        到了渡口,遇到小朋友李博,李博说应该乘去 Ward’s Island 的渡船,以我阅岛无数的经验来看,我坚持认为应该是乘 Centre Island 渡船。赶紧上网查询,再询问了工作人员以后,证实我是对的。姜还是老的辣,现在轮到我做“老”姜了,呵呵。
        很快到达了比赛出发点,也是岛上最热闹的地方,出租自行车的shop,Pizza Pizza 和栈桥那一带大家都很熟悉吧?我们就在栈桥西南边注册,更衣和等待比赛开始。

        参赛人数比起任何跑步比赛来说少多了。总共三个距离,参(完)赛人数只有220人。所以在开赛前的气氛真是轻松愉快,好像一个大 party。和很多家庭一样,我们也撑起了沙滩伞,好让家属有块阴凉的地方观战。先安顿好了家人,然后换上我的胶裤。因为天热,水温也不低(20度左右),我在出发前临时决定穿胶裤,解放上半身,现在看来是明智的决定。下水适应了一下水温,自认为一点问题都没有,就开始在岸上做一些简单热身。这时比赛组织方已经开始播放一些通告,一直重复到接近11点时,开始有一些名人简短致辞。我的心跳开始逐渐加快,经过一些比赛,也有经验,开赛前心跳加快别去管它,也没什么不好的,反正迟早要快起来。1.5 K 比赛最先开始,出发分两组,第一组 11:05,第二组 11:07,我分到第二组。第一组出发后,第二组就下水等待,此时我发现周围的选手显然有不少比我更紧张的。至少有两位穿胶衣的壮汉忘记了拉紧背后的拉链,估计穿太早了,嫌热又拉开就忘了。我赶紧提醒了他们,然后帮他们拉上,否则不出一百米,他们的比赛就毁了。。环视四周,没有发现有美女选手忘记拉拉链的,有点遗憾。

        出发号响。几十号人猛烈的跑起来,踢起白花花一片水花,跑到齐大腿深的水面就齐刷刷的扑腾入水。我挤在人群中间,入水时混乱不堪,水下一片水泡,水面一片水花。虽然是第一次经历,但是这种情形早就估计到,在脑海中预演过不少次,也在 YouTube 上看过不少攻略,心里还算镇定。起步阶段,主要是努力观察,基本上每一划水都要观望一次,目的是尽快找到一条平稳的路线杀出重围。很快我就发现靠近浮漂的几个选手游得又快又稳,而挤在中间的就比较勉强,有人不得不用蛙泳来缓和节奏。我马上跟上靠近浮漂的那一队,果然,几下划水之后就回到正常节奏了。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平静地游起来,我心里得到了很大的鼓舞。接下来就是要保持好节奏,分配好体力就可以顺利完赛。

        一旦平稳下来,就可以寻找游得好的选手,采用 drafting 的战术,跟着巡游一段时间,据说可以节省体力。折返点前,我跟过两位选手,一位游得很快,没多久就跟丢了,另一位速度和我差不多,后来慢了下来,我们并肩游了很久。我感觉有人也在跟我,因为一直到折返点之后,都不时的碰到我的腿,跟的时间真够久的。说说那位和我并肩游了差不多200多米的对手。他速度降下来以后,我觉得跟游他不划算了,就打算从他左边超过去。我并不介意让他跟我一会儿,其实对他是有利的。但是他好像不太服气的样子,就一直跟我较劲,一度游得很近,有时胳膊都能打到。最糟糕的是,他和我换气的方向正好相反,也就是面对面呼吸,那个样子真的很滑稽,当然也很烦扰。这时我的耐心算帮到了我,我觉得奋力去超越一个速度和我差不多的人风险太大(当时我们的速度也算不慢了),不如就强忍着吧。游到离折返点最后一个浮漂距离时,他终于沉不住气了,我发现他的划频明显提高了(本来跟我的划频一样的),我想他可能意识到折返绕浮标时,如果他不超过去,就要比我绕更大的圈。我不打算增加划频,不想在这个阶段提前透支体力,他要是超过去我就再跟游好了。没想到,50米左右过去了,他还是在我身边,我知道他犯了错误,提高了划频,没有提速,白费劲了。游过折返点后,我就彻底把他超越了。
        折返以后,我的体力还很充沛,完全没有感到累,所以想拼一下。没想到,浪大了起来,难怪前半程那么轻松呢。我看准了前面一位穿胶衣的,一位穿红色泳衣的,努力想追上他们中的一位,最好能再 draft 一会儿。好不容易追上了,可是浪太大,跟了一会儿就被分开了。然后我就放弃了跟游的企图,在这么大的浪里,努力不游偏就很不错了。我集中精神调整了一下节奏,好让自己在浪头上观望和呼吸,这样既看得远,又不会呛水。还好浪很有规律,大多数时候,我都能按照这样的节奏来游,基本上游得很直,也很轻松。偶尔需要调整一下节奏,都很容易。游过最后一个浮漂以后(还剩375米),浪涌更大了。节奏倒是没变,但是浪大得我都感到恶心——晕浪了,呵呵。那段距离一定游得很慢,可以感觉到的,而且前面的两位的动作也不轻松了。拼一下吧,我想,300米的距离都看见拱门了,死不了的。我努力控制住了姿态,保持每次划水时都用力完成最好的周期:伸展,入水,抱水,推出,提臂,心里就这么念叨着。由于远处的拱门都清晰可见,每一次的观望,也只需要短短地一窥,节省了不少体力。红泳衣被我超过去了,这种浪,对于泳装选手的挑战高出许多,在同等条件下,红泳衣一定比我游得快。前面的胶衣也越来越近,一度又形成了 drafting 的形式。半个身位的距离,成为我和他最后的一次靠近,接近终点时,他突然发力,一下就把我甩了出去。而我那时真的感觉没有太多力气对付大浪了。眼看着黑胶衣起身向拱门跑去,我又连续猛划了三下水,感觉沙质湖底已经在膝盖的高度了,赶紧起身向终点跑去。跑出水面以后感觉身体很沉,而且头晕,跌跌撞撞的似乎马上就要摔倒。好歹还是跑着冲过了终点计时地毯,工作人员帮我取下了脚环(计时芯片)。我刚喘了一口气,安娜就钻进人群抱住了我,她天真的问我:“爸爸你怎么不是第一?:-D”

        丢掉了 910XT 以后,我再游开水就只带一块普通手表了。看了看表,35分钟多,估计过终点地毯时应该不到35分。带着安娜去和老婆儿子会合以后,又跑去成绩台查询了官方结果:34分15秒。胶衣组第32名(62人完赛),年龄组第2名(40-49),这个没啥可骄傲的,有点欺负老头的嫌疑lol,性别组第16名(33)。典型的中不溜啊!总体来说,还算满意,游出了平时训练的水平,没有被人多,浪大干扰,安全完赛。打算明年挑战3.8公里,努力进入25%。

        完成比赛以后,全家人在湖滨沙滩玩SUP Board,游泳,休闲了一下午,完全没有刚参加完一次比赛的疲惫样子。赵指一定会批评我没有尽力了。

        对了,必须要提一下,在同一天,我们多跑群四位跑友,还有来自重庆的一位新朋友,参加了位于魁北克省 Mont-Tremblant Ironman 比赛。在同样的烈日和闷热的天气中,他们完成了3.8公里游泳,180公里自行车和42.195公里的马拉松。这五位选手(其中有一对夫妇)均在13小时25分到14小时30分之间完赛,他们的拼搏精神和享受体育的乐观主义才是值得我们钦佩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